第 550 期文章

字級:
小字級
中字級
大字級

直播風潮企業怎麼看

科技日新月異,喊了許多年的物聯網(IOT)早已超越想像、不斷地被實踐與創新,手機下載APP更具體化了移動物聯網世界的到來,它不只帶動娛樂風潮,同時掀起一波新的商業模式。而時下最夯的應用軟體則非直播莫屬,以去年(2016)為例,最紅火的社交關鍵字便是「直播」,2016甚至被稱為直播元年。

在過往,公眾人物包括明星、主播和許多領域專家,或基於形象考量,或希望分清公私領域,都相當重視隱私。但是當素人不斷從網路中崛起,「名人」們也不得不挖空心思增加曝光率來穩住粉絲。直播就是增加和觀眾互動最有力的方式之一,名人到路人都投入,造成全球瘋直播的現象。

 

資訊科技應用 直播門檻降低 

網路興起之後,有許多業者把電視節目放到網路上播放,這種「電視+網路」的模式就是直播的一種。包括談話性節目、氣象報導、電視購物、體育賽事轉播等直播節目早已不是新玩意,即便在網路出現前,新聞媒體就會透過現場直播傳送即時畫面。不過這和本文所探討的新興直播有很大的不同,基本上前者主持人或主播只要專注於自己的主持或播報工作,毋需注意觀眾的反應,而缺乏互動的精神。

在台灣,許多人注意到直播是起於318學運。長久以來,台灣不少媒體有各自政黨傾向,在報導新聞事件很難中立客觀,當時就有人透過直播傳送第一手畫面,民眾再也不必受電視台價值觀綑綁,如臨現場下,自己了解與判斷。而近期,包括年金改革議題與同婚釋憲等社會重大議題也有進行直播,讓民眾有機會取得第一手訊息,建立自己的評斷基礎。

隨著資訊科技日新月異,直播門檻降低,手機在握、連上網路,素人玩起直播再也不讓媒體專美於前。雖然生澀,專業性相對低,但滿足了素人躍上螢幕的虛榮心,而且不必正經八百,進入聊天室不論是插科打諢或以另種身分性格現身,網路世界只管開心玩!

強互動 新商業模式創造多贏

想了解直播到底在紅什麼,要先對遊戲產業有概念,首先,目前多數直播平台多是靠遊戲在獲利;接著再來看台灣,事實上,台灣的遊戲產業很發達,在Google和Apple的排名都在全球十名內,根據統計,遊戲族群大約有500萬人,年輕人每個月的零用金有三成左右是用來購買遊戲,拜國人熱愛遊戲之賜,台北國際電玩展已躍升為僅次於美國E3和東京電玩展的全球第三大。

而遊戲產業和直播有何關聯?雪豹科技董事長吳德威認為,直播有吸收到一部分宅男的市場。而他口中的直播,指的是如同該公司引進的Live.me。這個平台在台灣還不到一年,就吸引了許多藝人加入,甚至前總統馬英九也在上面做過直播。「Live.me」強調的是一種連線式,或秀場式的直播,可以和主播進行強互動正是它的魅力所在。名人總給人高不可攀的感覺,但在這裡主播可以套用各種特效裝扮,長出血盆大口、套上狗狗頭套或流下彩色的眼淚等,趣味十足。而透過送主播各種禮物,獲得對方青睞,這些都是其他媒體辦不到的。

吳德威說,台灣宅男很多,他們常窩在宿舍裡揪團上網打怪。可是怪獸不會和你互動,而在直播平台上主播會跟你聊天。在現實世界中,大部分的人都是平凡小人物,但是在直播平台上,肯花錢,樂於打賞,就會成為「角兒」,享受被前呼後擁、連主播都對你敬愛有加的感覺!「在直播世界裡,素人可以得到很大的心理滿足。不受限真實世界裡的身分地位,只要在平台上消費,很快就會被關注,隨即地位提升,這種尊榮感或虛榮心的滿足是現實生活中難以企盼的,直播就是靠著高互動成為最夯的社交模式。」

打造多贏獲利模式 直播異軍突起

時下包括Facebook、YouTube、Instagram等紛紛推出直播功能,但是這些平台上的直播除了幫名人鞏固粉絲,增加曝光度,並無法實質獲利。而像「Live.me」、「浪Live」、「MeMe」、「17」等直播平台則強調可以讓主播(Brocaster,也稱網紅)賺到錢。以Live.me為例,一個連結出去,網紅可以在上面推遊戲下載、賣書、賣餐卷等等,對網紅來說,這是一種新型態的表現方式和獲利模式。根據《2016中國電商紅人大數據報告》指出,大陸網紅在2016年獲利可達580億人民幣,獲利能力相當驚人。

直播平台也提供素人發揮才藝的空間,像技術源自大陸最大直播平台「映客」的MeMe,就和唱片公司合作進行選秀節目網路直播;而浪Live也鼓勵主播們展現高手在民間的氣勢,因此,進駐的名人也不敢輕忽,各自拿出看家本領。

受到大陸網紅高獲利的激勵,台灣也開始有網紅把直播當正職,包括Show Girl、Coser、部落客等等,除了挖空心思豐富節目內容外,有的還會定期為粉絲舉辦各種聚會/活動,或者串聯其他主播一起開直播等。當網紅成為一種新興行業,即興的無厘頭的表演勢將無法滿足越來越挑剔的觀眾;另外,由於主播和粉絲的互動是即時的,酸民又無所不在,如何在面對惡意批評時保持心平氣和,恐怕是網紅們在思考如何透過直播獲利的同時,也必須思索心理平衡之道。

從經營平台到多元發展

看好直播的商業前景,也帶動業者間的收購整併風、更讓優秀人才毅然投入。例如,新加坡交友平台Paktor就砸重金買下會員數超過1,500萬的台灣本土直播APP「17」的控股權;而把Line從零成長到超過1700萬用戶數的LINE台灣區總經理陶韻智也選擇投身「MeMe」被視為業界大事。

直播平台如雨後春筍出現,這會不會又是一個競爭紅海?包括Live.me、LIVEhouse.in等經營者都是科技人出身,技術面的問題不大,只是光有技術硬底子不足以應對詭譎多變的市場。LIVEhouse.in就從技術本位出發,看到影音即時互動的應用新趨勢,在經驗中熟悉播出流程、探索聚眾之道,並早已另闢蹊徑,在經營直播平台外,同時跨足內容製作,把平台戰線拉得更遠、用多元服務來爭取獲利。而雪豹從工具類APP朝向多元發展,所秉持的信念是:一個APP就是一個產業。例如LIVE ME就是一個電視產業,負責該區塊的員工很多來自電視台,利用互聯網加娛樂的概念,把產業中的人才拉進新的商業模式中,讓他們以互聯網實現專業。

一如素人變身網紅,不能永遠譁眾取寵,而必須深化底蘊,以才華和專業取勝;互聯網建構起無國界的商業競爭,直播平台如何由技術導向,在科技優勢下創造多元價值,攸關直播產業是稍縱即逝的煙火或與消費者緊密連結的重要存在。

我要留言

歡迎您留下聯絡資訊,我們將由專人與您聯繫

輸入驗證碼
TOP
在線客服
客服時間
周一~周五 08:30~18:00
0809-068-588
關閉